网站首页 艺坛新闻 展赛信息 教育培训 书艺文论 书法考级 书画论坛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书法文章
书法文章   首页理论研究>> 书法文章
当下书法批评的失语危机及其重构策略
添加日期:2016-12-14 17:16:38 点击次数:4134

李亚杰

 

  90年代以来,书法批评随着多元文化语境的影响,形成了诸如传统语境书法批评、后现代语境书法批评、展览语境书法批评与商业语境书法批评等类型。诸种批评类型发展至当下陷入了迷茫与混沌,批评态度无法彰显。书法批评在各类书法活动中逐渐失语,其生存空间出现了“缺席”状态。

 

  一、书法批评面临的失语危机

 

  1、传统语境书法批评的“边缘化”

 

  当前西方文艺理论全面入侵,传统语境书法批评不断遭遇诘难与责问,传统语境批评逐渐被“边缘化”。传统批评主观性、单维性、模糊性、臆测性的思维,其批评方式靠“内省”和“感悟”去感知和意会批评对象,虽不乏生动却意象模糊,致使古代书论犹如文学作品,辞藻繁复,语义朦胧。如萧衍评论王羲之书:“如龙跳天门,虎卧凤阙。”张怀瓘评王献之书:“有若风行雨散,润色开花。”韦续评卫夫人书:“如插花舞女,低昂芙蓉;又如美女登台,仙娥弄影;又若红莲映水,碧治浮霞。”

  当下诸多批评家依旧沿用这种批评方法,以简约的诗性语言替代判断与推理。这种思维方式重直觉、感受,及事见理,因感而议,对作品的感性体认上升不到严密的逻辑思考便匆忙下结论,批评缺乏说服力。这种批评的实际效果是批评与创作脱节,批评成了老生常谈,无法具体指导创作。

 

  2、后现代语境书法批评的“无序化”

 

  后现代主义是西方社会的一种价值观,是西方进入后现代工业社会之后出现的一种病症和焦虑,是一种对现代表达方式甚至思维方式的颠覆、解构。它消解了传统审美的崇高感、历史感、纵深感,体现一种个性的、轻快的、瞬时的艺术观。这种文艺思潮与中国传统书法艺术观是格格不入的。中国经典文人书法传统持续了1700年,以王羲之、王献之等为代表的书法家及其作品构成了中国书法的文化谱系。书法成为人的内在主体生命的真实显现和投射,承载着作者的人品、学问、气质、才情等内在精神。如苏轼论书曰:“古人论书者,兼论其平生,苟非其人,虽工不贵。”[①]这是古典书法的审美价值观。

  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西方后现代思潮涌入,打破了古典书法优游自适的生态,一批先锋书法家用激烈的形态与激进的手法去创作,涌现出一系列书法形态:徐冰的《析世鉴—天书》、王南溟《字球组合》、邱振中的《文字代考系列》、杨子云的《岁月》、洛奇的《情书》等不一而足。其中有的称之为现代书法创作,其实运用的是后现代的思维方式。这些书法形态,对汉字进行解构与颠覆,探索一种纯粹的造型空间,呈现一种观念与心境。如徐冰的《析世鉴——天书》,把汉字的偏旁部首全部打乱进行理念上的重组,创造出四千多个无法识读的“文字”,这些“文字”无确指意义的多重可能性,给读者留下无尽的想象空间。

  西方后现代艺术体系中根本没有中国书法与之对应的艺术范型,所以,传统书法批评理论找不到与后现代书法形态对应的阐释话语,延续曾经经典判断逻辑所产生的批评语汇,根本无法覆盖他试图覆盖的书法家群体特征。所以,后现代语境书法批评探索与尝试呈现出一种无序化。

 

  3、展览语境书法批评的“功利化”

 

  当代书法以展览为主要表现方式,经过三十多年来官方书法展览的引导,展览之风愈演愈烈。在展览意识的强势介入下,“功利化”思想在当代书坛蔓延开来。

  首先,书法家群体由人文阶层转向了市民阶层。“古代是以具有较高综合素质的文人士大夫阶层为主体,今天则是以一般现代综合知识的大众为主体,这是部无弥补的先天差异,也由此决定了审美和价值标准等诸多差异。”[②],书法从以文人为主导精英化走向了市民为主导的大众化。书法家变得越来越浅薄与低俗,其追名逐利,“打破了书写着应有的心中宁静,他们不断的复制古人、名家或自己,成为一个十足的技术主义者。”[③]

  其次,书法创作强调形式美漠视意境美。受“功利化”思想影响,展览作品以“形式至上”为创作理念,形式和技术成为书法的核心乃至唯一的因素。书法结体夸张变形,章法、墨法千奇百怪,视觉冲击力强。此外,书法承载材质与形式的工艺化制作也在求新求异。书法艺术逐渐向独立与纯粹的形式美转化,作品毫无意境可言。

  展览语境的书法批评也被“功利化”思想驱动。批评视野局限在技法层面,对作品的批评仅仅停留在现象表层,不去释读文字、不关注作品的原创性与否、不了解作品背后的作者、不作文化层面的挖掘。只是随随便便“看”一下,便组织批评文字,这种批评往往以一种既定的批评模式来套用所有的书法家与书法作品,批评话语浮躁而随意。

   

  4、商业语境中的“伪批评”

 

  商业语境下的书法创作,是紧张的、焦虑的、为了迎合展览甚至扭曲和压抑了自身情性,与传统书法创作舒缓、安和、优雅,怡养情性的文人墨戏差之千里。“艺术不再需要发挥他们难于把握的审美功能,而是作为社会地位的标志被人们创造、购买、消费。”[④]书法已成为追名逐利的手段和方式。

商业语境下,现出了一种“伪批评”。 由于书法群体的大众化特征,从事书法的人越来越多,鱼龙混杂。如有人标榜传统,却远离古法,任笔为体;有人目空一切,自封书法大师;有人故弄玄虚,却根本不知书法为何物。这类人能获得商业利益,正是缘于批评家“抬轿子”式的批评。因为利益的驱动,有些批评家已沦为画商与书法家的御用鼓吹手。面对金钱的感召力,其批评态度与视角完全受功利思想操控,把最终的价值标准量化为货币收入,造成了商业语境中的“伪批评”。

 

  二、书法批评的重构

 

  1、运用现代科学方法,开创全新的传统语境书法批评。

 

  传统语境书法批评注重心灵感受,疏于逻辑推理及对问题刨根究底式的研究。这种思维模式在当代书法批评活动中,不仅阻碍批评自身的发展,也对书法创作产生了凝滞作用,传统语境书法批评的重构显得尤为重要。

  批评在重构时,应要遵守书法中亘古不变的关于笔法、字法、章法等书法艺术本体最根本的规律。因为书法自身有其质的规定性,超出此范围,很难探讨书法的内涵与审美。或者说,批评重构时,需遵循传统的基本审美。

  最重要的是运用现代科学方法进行批评。陈公哲可以说是运用科学方法评书的先驱,他的《科学书衡》从作品的点画、结构、章法来设定,并分别给出批评的内容、标准和分数值。这种科学评书在一定意义上推出了相对客观的标准,传统语境书法批评也能从直觉上升到实证分析的客观论证。但是陈公哲的科学评书过于生硬和刻板,忽视了对传统书法批评理论的吸取。正确的策略是把传统批评的理念、话语等要素归纳到现代科学研究框架中。把传统批评的宏观、整体与科学方法的微观、具体相结合,形成以传统批评思想为基础,科学的逻辑话语为面目的全新批评模式。如此,传统语境书法批评才能彰显生命力。

 

  2、立足传统书法批评理论体系融汇西方后现代理论精髓,促进后现代语境书法批评的发展。

 

  后现代语境书法批评在探索过程中出现了两种倾向:一是借助于西方后现代美术批评理论、文学批评理论等生硬的嫁接于书法批评,力求在理论更新与现代变革的感召下,对书法批评彻底解构之后再重构。这是否定和鄙视自身的传统价值,是对本土文化的颠覆和漠视的表现。二是坚守传统书法批评,彻底的抵制与排斥西方后现代文艺思潮,对一些后现代理念的作品完全持否定态度。这类批评家理论视野狭窄,在古典情结中觅生活,不能也不敢接受新思潮,是一种肤浅与盲目的表现。两种观点都有失偏颇。

  后现代语境下,离开西方谈中国,离开中国谈西方,都是不理性的。后现代语境书法批评重构的正确策略应该是立足传统书法批评理论体系的价值坐标吸纳融汇西方后现代理论的精髓。把西方后现代的文艺批评观念、批评话语、批评体系同传统书法批评进行比较、沟通、转换,不是盲目的模仿与排外。构建我国独具特色的后现代语境书法批评,才能对后现代书法形态做出令人信服的评说。后现代书法具有前瞻性,后现代书法创作思维与创作形态也在不断翻新。评价与定位这些作品,要求书法批评家不仅要具备中国传统文化与书法的相关知识,还要有解析和驾驭西方后现代文艺思潮的能力,立足传统批评理论,汲取后现代文艺理论成果、思维方式介入批评,后现代语境书法批评才具针对性。

 

  3、转变批评观念,强调作者的文化性与作品的原创性,推进展览语境书法批评。

 

  展览语境书法批评应指向两个基本维度,一是作者,二是作品。

  “知人论世”是一切艺术品评判的关键。换句话说,只有了解作者的文化身份才会对书法作品的艺术价值有准确的判断。刘熙载总结为:“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⑤]作品是作者学问修养与风度才情的智性表达,非单纯的笔墨技巧。不知其人,空谈作品,批评只会停留现象的表层。以对卫俊秀先生书法的批评为例来说,起初,当代批评家看不懂卫老的书法,认为其只属一般书家,待到卫老的人品、学术、经历被世人熟知时,卫老书法中那种雄强、开张、略有隐忍、苦涩的美才被发掘出来,愈看愈美。显然,对作者人品与学问进行追问才能真正解读作品的深层内涵。

  对作品书写本身来讲,批评也有两个逻辑指向:书写文本的原创性与书法风格的原创性。

面对作品,批评时首先要释读文词。若是古代诗词抄录,看其有无丢字漏字,字法是否明确;若是自作诗文,看其格律是否严谨,文意是否有韵味。从而进行文化修养的判断。批评时应提倡书写文本的原创性,所谓“文字之为用,必假乎书,书之为征,期合乎道,故能发挥文者,莫近乎书。”[⑥]所以,对书写文本的关注很关键。

  书法风格的原创性是批评予以重要关注的。风格原创是在前人基础上开辟一种全新的审美境界。书法史上的经典都是规模千人,继承传统基础上的大胆改革与天才创造。近年来,原创性的作品少之又少,一个创新风格出现后迅速被肤浅的复制,导致“跟风”现象。所以,在批评过程对具备原创性的作品要深刻剖析,进行创作理路的推广;对于千人一面的“跟风”作品,抨击和抵制同时进行原创精神的引导,激发书家的主体创作意识。这也是展览语境书法批评中应有的责任和担当。

 

  4、商业语境下,书法批评应从批评家的主体构建着手才能避免“伪批评”。

 

  第一,书法批评家应具备高尚的人格、德行与非凡眼界、胆识。“书法批评失语的最根本原因是书法批评家自身的素质问题。”[⑦]书法批评家首先应该具有高尚的人格与德行。“真理和美德是艺术的两个朋友,你想当艺术家吗,你想当批评家吗,那就请先做一个有德行的人。”[⑧]批评只有具备高尚人格与德行,才能提出具有学术价值的理论指导,才能站在理性的立场,不受名利世俗、人际关系束缚与牵引。此外,批评家要具备非凡的眼界和胆识。批评家的眼界决定了批评的高度,梅墨生的《现代书画家批评》定位之精准,让人无不叹服。而平庸的批评家看不到本质问题,言不及义,言之无物,无助于批评的深入。如果说批评家的眼界决定了批评的高度,那么批评家的胆识决定了批评的力度。王道云、马啸等所编《书法门诊室》把批评焦点对准20世纪书法名家,多方审视,以令人信服的直率的语言表达出批评者的真实感受,使书坛为之震荡。

  第二,批评家应与市场保持距离。在艺术市场中,不完全是价值决定价格,有时候是价格来决定价值。而价格是商家与依附于他的批评家共同炒作的,特别是在名气大的批评家眼中,庸俗之作,也能转化为大师手笔,大师手笔也能转化为庸俗之作。所以批评家应恪守其职业操守,道德底线,树立书法批评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与市场保持距离。保持批评家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置身客观的立场,做公允的评价。

 

  三、结语

 

  当代多元文化语境中,书法批评面临失语的危机,重构书法批评显得刻不容缓。具体来说:传统语境中,书法批评语意朦胧,无法具体指导创作,但是批评理论资源非常丰富,需要运用科学方法进行现代学术层面上的提纯;后现代语境书法批评处于探索阶段,作为一种前瞻性的批评模式,需要立足传统书法批评理论体系融汇西方后现代理论精髓,并进行沟通转换;展览语境书法批评,应强调作者的文化性与作品的原创性,扭转重“技”轻“道”的观念;商业语境书法批评主要是批评家自身的构建,有高尚的人格,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才能避免“伪批评”。书法批评若能沿着上述策略不断推进,则批评的重建理路或许会逐渐明晰起来。

 

 

注释:


[①] 苏轼:《苏轼文集》,中华书局,1986年,1206页。

[②] 丛文俊:《二十世纪书法转型——人与文化的分析》《书法》,上海书画出版社,2002年,第1期。

[③] 杨疾超、何红:《承续传统文化,寻找丢失的书法书法精神——当代高等书法教育发展之路》,《2010杭州国际高等书法教育论坛论文集》,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10年,149页。

[④] 马泰卡林内斯库:《现代性的五副面孔》,商务印书馆,2002年,245页。

[⑤] 刘熙载:《艺概》,《历代书法论文选》,上海书画出版社,1979年,715页。

[⑥] 张怀瓘:《书断》,《历代书法论文选续编》,上海书画出版社,1993年,154页。

[⑦] 杨吉平:《书法批评的对象》,《书法》,上海书画出版社,2011年,第12期。

[⑧] 狄德罗:《狄德罗美学论文选》,人民出版社,2008年,227页。

 

 

 

 地址:太原市迎泽大街378号山西省书法家协会  邮编:030001 办公室电话:0351-4047750 

 办公室邮 箱:sxsfjxh@126.com   山西书法qq群:345568259       网址:www.sxssfjxh.com    晋ICP备11000474号